挴親坒| 陔頗| 繒眧| 怢俜| | 樓脤| す嗷| 崨羱杻よ| 悎栠| | 陰鰍| 韌芛| 肅м| 惘貁| 畛挓| 鎮韓| 佼砱| 輕梆| 賽埭| 摩藝| 塢迖親よ| 扞栠| 桭祔| 黃刓赽| 盻陲| 綻嘉| 卼祔| 樁矨| 羹瓮| 噪晚| 囥菟| 還狦瓮| 嘉檢| 鏍猿| 嫩鰍| 勀爛| 鰍傑| 飲埱| 犖嘗| す滇| 睿す| 昹譴| す攽| 倓弊| 恅假| 塙鰍| 陔補| 蜑瓮| 糧刓| 鷥洈| 割傑| 還憓| 坒郲刓| 桲模賜| 踥景| 種笣| 勀假| 畛踢齊醫よ| 眝謎| 蚗荻| 糽儚| 堁腹| 埻す| 砓笣| 昹ч| 需陲| 塗嫌嘉馨| 皊澱| 漆縒| 酗笥瓮| 縝嶽ц酘秫| 扞栠| 睿韓| 裘谻| 敆埭| 籵傑| 腦隋| 瘀詳| 假翻| 偕偕洈| 沺薯| 崥湛| 測瓮| 禍④| 挕飲| 還疺| 睿淉| 栨笣| 粹屙| 恟埭| 笚譴| す蔬| ヲ假| 勀爛| 奾祩| 酴刓庈| 庄倓庈| 韓鍬| 踢抭| 窪碩| 艙瓮| 剢恓| 魡栠| 簪齊| 箝刓| 假湛| 勍荻| 鰍銆| 輩傑| 陔泬| 蹤控| 挕刓| 壅笥| 犖鰍| 豻補| 簿誠| 惘倓| 陔匙嫌誥酘よ| 怢刓| 趙癒| 算栠庈| 齊笣| 酴繩| ч泬| 藷芛僱| 韌芛| 蘋蔬| 譁踩| 陰假| 趙癒| 葷佼瓮| 醫癒| 栠侇| | 豯謜| ц阨| 鞠假| 趵控| | 蚗囡| 猿怢| 輿昹| 怮嗷| 窪刓| 椅洈| 嫖屙| 假閣| 嫘肅| 貌ざ| 嫩堁| 陲盺| 謘譴| 畸陔| 劓嗷| 盻陲| 嘉桾| 昹喻| 踱豐よ| 陔匙嫌誥衵よ| 誧瓮| ぱ媽| 呦濩| 鷥應| 杼秅| | 塢笣| 僽碩| 恅荻| 輿皏瓮| 恅假| 綻詣| す埻| 踢藷| 嫘譴| 勀笣| 貌歅| | 膘栠| 坢傑| 痔刓| 淔猿| 鎮晚| 濮阨蔬| 駃ひ| 酴坒| 羲埻| 挕悃| 蜑瓮| 創肅瓮| | 塙鰍| 撳栠| 芩蘇杻酘よ| 假瓮| 勀婥| 還漆| 陝俓枑| 堁腹| 坢妦踱嫌補| 憐屙| | 勀假| 匙陲| 擘ざ| 淏譴| 蔬刓| 譴趙| 嬝怢| 韓瘀| 湮④| 譴堈| 迋隱| 隅倓| 淜假| 親刓| 掛洈庈| 芩蘇杻酘よ| 粹韌| 挕す| 樁隅| 拸峈| 砱鎮| 籵漆| 堌瓮| ね瓮| 還噉| 酴緡| | 昄漆| 噪迻| 漁秅| 鞀繒| 飲荻| 蘋迶| ゐ陲| 鴩瓮| り蟀| 覃條刓| 庄倓瓮| 蟀堁⑹| 韓吨| 勀假| 憚癒| 霞蔬| 割闐| 幵栠庈| 踢諳碩| 咺紳| 昄漆| 恟籟杻よ| 縝嶽ц酘秫| 盻盺| 眅誠| 趙笣| 剸傑| 臍褽| 債嫌皎杻| す豗| 眝謎| 瘀怢| 湮の| 坰瓮| | 昹輿| 啃僅
首頁 > 文匯報 > 文匯論壇 > 正文

法庭輕判非法集結罪犯給社會發出負面信息

2019-09-16

顧敏康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

近期,大家熱烈討論香港「警察抓人、法官放人」的現象,當中法官對是否給予疑犯保釋備受關注。筆者曾一再強調,保釋不是放人,更不是不追究法律責任,而是給予疑犯不必羈押而等待法庭審理的待遇。當然,在決定是否給予疑犯保釋時,控辯雙方的作用也十分關鍵。辯方肯定會全力以赴要求法官同意給疑犯保釋,而如果控方不據理力爭,則法官往往會作出保釋決定。

香港《刑事訴訟程序條例》第9條規定,法官在處理被告的保釋申請時,會考慮的因素包括:案情嚴重性、證據充分性、被告潛逃可能性、被告繼續犯案可能性等。雖然法官在決定是否給予保釋時有較大的酌情權,但如今法官在行使酌情權時,一定要考慮目前暴力犯罪對社會造成的動盪不安,不能按照以往正常情況的標準行使「保釋為主、羈押例外」的原則。法官應該關注到,現在有一些被告,前一天被控暴動罪被批准保釋後,第二天又出去犯事。在目前的特殊環境下,給予暴徒保釋,無疑讓他們如「英雄般」走回社會。

保釋是監外候審

批准保釋只是第一步,保釋條件是關鍵的第二步。保釋是讓疑人在社會上等待審判,因此,保釋需要遵守一定條件,如保釋金、人事擔保、不准離港、遵守宵禁令、每周到警署報到等等。一般來說,不准離境是基本的要求。但是,筆者感覺,現在的保釋條件已經突破這個底線。

鼓吹「港獨」的「香港眾志」秘書長黃之鋒,日前因涉嫌煽惑非法集結和參與非法集結等罪被捕,法官不僅批准他保釋,而且准許他去台灣、德國等地參加活動。

一個疑犯可以在候審期間逍遙自在,令人無法接受。更有甚者,涉嫌參與上月底深水囃絡p外暴動的20歲女學生李倩瑩,法官不僅批准其保釋,而且批准她去波蘭留學,並且可以豁免11月11日的法庭聆訊,更令人匪夷所思,好像在與法治開玩笑。

如果說保釋不是「法官放人」的話,那麼,輕判罪犯就可能有「放人」之嫌。「社民連」吳文遠、「香港眾志」林朗彥等人於2016年,在反對釋法遊行中衝擊中聯辦大樓,被西九龍裁判法院分別裁定煽惑非法集結、參與非法集結罪成。吳文遠在案中扮演帶頭角色及帶來危險,林朗彥亦有相同控罪案底,但是,法官在9月12日卻以「無人受傷」、「無財物受損」等理由,輕判兩人監禁14日和緩刑一年。

輕判如同放人

這裡有幾個問題值得進一步探討。首先,本案是否真的「無人受傷」、「無財物受損」?

據報道,案發當日至少兩名警員受傷,其中一人被暴徒擲磚擊中,另一人手部受傷;暴徒大肆挖起地面的磚頭、造成道路大面積受損,不少鐵馬、交通標誌、搭棚用的長竹枝等物品被擅取,現場一帶交通受阻數小時。如果報道屬實,為什麼法官可以視而不見?難道法官真的相信號稱「世界第一健筆」林行止的謬論:「摧毀公物促進增長」?

其次,法官認為林朗彥和鄭沛倫年輕,准予緩刑1年。年輕就可以判緩刑,這是什麼道理?年輕不可成為逃避罪責的理由。根據《香港特別行政區公安條例》,涉及非法集結或意圖煽惑非法集結的罪名,一經公訴程序定罪,最高可處監禁5年。被告不僅有明知而為的主觀惡性,而且是慣犯。黃之鋒涉嫌於今年6月21日煽惑他人包圍灣仔警察總部,林朗彥也在其中。再者,林朗彥25歲、鄭沛倫24歲,兩人的年齡已經遠遠超出香港最低刑事責任年齡(10歲)。用年輕作為判緩刑的依據,沒有什麼說服力。

第三,辯方求情稱,案發至今已近3年,法官不應用黃之鋒等人衝擊政總東翼案的判刑作為本案量刑基準,判處吳文遠即時監禁;亦希望法官不要以今天的社會氛圍,作為量刑考慮因素。法官接納了辯方的請求,值得商榷。即使法官不以黃之鋒等人衝擊政總東翼案的判刑為基準,也應該考慮案件造成的後果,尤其在當今暴力惡化的情況下,更應該作出具有阻嚇性的刑罰。

據此,筆者呼籲律政司應該積極上訴,要求上級法院作出改判。

大學不應寬容暴力犯罪

又據報道,被告鄭沛倫沒有社會服務令報告,但提供由嶺南大學校長、嶺大學生服務中心兩名主任和校董會主席撰寫的4封求情信,希望法庭不考慮即時監禁的處罰。

筆者十分明白,香港法官在量刑時會接納求情信。但這些求情信來自大學,不免令人感慨。香港的大學不僅肩負教書的責任,還肩負茖|人的責任。3個多月的反修例暴亂,有幾多大學領導敢於直面學生,指出他們的錯誤?

對於學生走上違法犯罪之路,不少大學不僅不敢譴責,反而能避則避。這種逃避的做法,是校園氛圍變差、更多學生走上違法犯罪之路的原因之一。難怪近日《泰晤士高等教育》認為香港多所大學今年表現不佳,特別是教學及科研環境的得分令人失望。香港的大學必須向國際明確顯示,香港仍是一個歡迎世界各地人才來學習交流的地方,否則排名可能繼續下降。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夥鍛刓蚽還奀桴 昹紲控繚 韓鏜淜 裘咈 闋薛游 啞枘輿 吽冪籀悝埏 裘攷狟
侐峚誰耋 陲瑞繚 奻豢鍛 釦俍控桴 鷥應游 假肅爵扦⑹ 罈假湮誰 桷怢盺 操繒瓮
陓皊庈 苺淏誰 狟Э 僕撳誰耋 邧瞼桲游 湮貌誰耋 ほ帠繚輿矨爵 陝親劼域岈揭 鞠潔滇 倬拻凝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